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Music 音樂特寫

 


無論跳舞音樂市場怎樣發展,浩室音樂與哈哈笑精神永遠在心中。空間感與Acid house ,來到澳門,肯定找對了地方。來自阿姆斯特丹的二人組 Yellow Claw,兩年前以三人姿態來過香港演出,如今成員Jim Aasgier 和 Nizzle出現在澳門 Club Cubic  (嬌比),展示 “YELLOW MOTHER FXXKING CLAW” 的新面貌。
   

 

 


   

Clockenflap 2018首輪音樂陣容 INTERPOL、KHALID、DAVID BYRNE 

紐約傳奇Post-Punk大團INTERPOL、美國R&B新人王KHALID、前Talking Heads主音,音樂文化界巨匠DAVID BYRNE及台灣唱作女神安溥等等,將聯同其他音樂單位,於2018年11月9日(星期五)至11日(星期日)在中環海濱演出,帶來一年一度的音樂及藝術節Clockenflap 2018。

 


來自新西蘭奧克蘭的The Beths,跟許多澳紐樂隊一樣,都是在九十年代的英倫音樂基礎上發展過來。雖稱不上具破天荒的創新,就是在舊事物取材過來,在南半球的水土孕育出另一種清新。首張專輯Future Me Hates Me,專輯封套跟名字一樣,在晦氣中尋找真我,獨特在於那份陽光中的自省。
   

 

 


   

繼續音樂 搶耳音樂節2018 

2018年9月11日晚麥花臣場館即將舉辦的「搶耳音樂節2018」,推薦6組極具市場潛力的新銳香港音樂人。他們是經過「搶耳音樂廠牌計劃2017/18」的學習與實踐、最終脫穎而出的6組音樂人,展示新音樂、新視野,合力拓闊香港樂壇光譜。

 


日本新生代最具代表性的樂團水曜日のカンパネラ 將於2018年10月12日,假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MusicZone,舉辦首場香港專場音樂會。
   

 

 

   

老而彌堅 Paul Weller + Blondie 

對於搖滾老而不而言,Paul Weller與Debbie Harry才稱得上男神與女神。先天的俊男美女不在話下,搖滾風骨才是神髓。曾經定義年代,往後堅持自主風格,二人才足以年屆長者之齡,仍然是樂壇矚目的名字。。

 


專輯名字 “Manila Ice”表明身世,以他那冷冷的音樂性情把馬尼拉的風光意境結冰,Post Punk、Shoe gaze、實驗電音,還有他最撚手的迷離R ‘n’ B,這樣的南亞風情畫絕對消暑。
    eyedress-min.jpg

 

 

vaporwave01.jpg    

不確定年代的最佳配樂 VAPORWAVE 

從政治經濟到生活的不確定性,蒸氣音樂一下子好像是這個年頭最合適的配樂。懷舊的內容不乏諷刺意味。八十年代,既美麗,又殘酷。自省過後就是淡定,在網友帶動下採納種種現代原素,混合了東洋的City pop,撥開亂世紛陳,一份打從心底裡熱愛城市的情懷,湧上心頭。

 


身為X Factor的勝出者、Simon Cowell旗下男子偶像樂團One Direction一員,Harry Styles在流行樂壇的出現,本身彷彿已是一種原罪。如果當他的首張專輯只是另一張偶像歌手的唱片而不屑一顧,又似乎有點可惜。
    harry01.jpg

 

earup01.jpg    

重新佈局|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由文藝復興基金會主辦的「搶耳音樂廠牌計劃」 (Ear Up Music)舉辦不同主題的廠牌工作坊及國際音樂產業論壇,從製作、市場、媒體關係等方面,拉攏世界各地音樂從業員,為本地音樂人在全球化下解讀走勢,學習如何經營屬於自己的廠牌。

 


不熟悉的場地與惡劣的天氣,Clockenflappers今年又一起進行了一次實驗。遺留下來的縱然是一大堆裝啤酒用的膠杯、一雙濕透了/變哂型的鞋和細細聲的錄像音頻,我們還是期待著來年的Clockenflap,能和我們一起走更遠。
    clockenflap-2016-04.jpg

 

princerip01-a.jpg    

關於 Prince 的幾個 Outtakes

當每個人都向  Prince 借題發揮,其實都也是在向Prince致敬。其內在的才華,外在的傳奇性,大家都不禁要把他的名宇與自己拉上關係。的確,他重塑了美國的性感Glamour,在音樂界產生了 Erotic Funk 這個不正式的字眼與流派。在情色國度裡,風流而不下流。王子一路好走。

 


當年Steve Strange 與 David Bowie 合作拍攝 <Ashes To Ashes> 音樂錄影帶,共同寫下新浪漫歷史一頁。如今二人先後離世,分別留下最後專輯“Demons to Diamonds”和“Blackstar”給樂迷紀念。無獨有偶,Steve在最後專輯內翻唱了 <Loving the Alien> 向Bowie致敬。
    visage-bowie01.jpg

 

bowie-rip1.jpg    

黑色佈局 - 別了 David Bowie

他的一剎那,模仿過希特拉,熱愛德國戰後暗黑藝術世界,唱出了柏林圍牆的浪漫,誘發華麗搖滾及隨後的新浪漫,公開支持藏獨和法輪功,就蘇格蘭獨立表態希望英國能維持原狀。他不斷閱讀歷史,以舞台的手段反映時代。

 


不是沒有好的音樂,也不是沒有具代表性的歌手/樂手,只是這股音樂力量打散到不同的圈子,新一代音樂圈便予人失色的錯覺。 雖然未必會再有屬於年輕一代的代言歌手,但反正 i世代就是自己做代表,那麼來更多派對和音樂節給人們Selfie就是了。
    ckf2-01.jpg

 

ckf01.jpg    

Clockenflap去年表明可能要永別西九文化區,最後,今年照舊在西九舉行,還帶來最大型的一次。從外國到本地,把不同年代不同地域的音樂單位放在同一空間出現。結果,樂隊太多,時間太少,許多本來想看的環節都消失於擠得滿滿的時間表中。這也是算是缺失嗎?


剎那光輝的永恆 Steve Strange

屬於Steve Strange 的黃金年代太短暫,人們都說他的樂隊Visage 是曇花一現 -- 卻全都成了一個年代的關鍵。他於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給英倫街頭文化做了最華麗的示範。在社會的窮途末路裡,用青春自建出路,不管你是藝術學院高材生抑或雙失青年,只要你肯動手為形象標奇立異,都能融入他的夜店世界。
  ss3.jpg

 

sp-01-2.jpg

 

歷史新潮 Spandau Ballet

在大銀幕重溫五子的青春風采洞見當年魅力,五人有著他們的性格原型令樂隊推進。主音Tony Hadley的敦厚、結他手Gary Kemp的狡黠、低音結他手Martin Kemp的忠誠、結他手/ 色士風Steve Norman的優雅、鼓手John Keeble的剛勁,女導演George Hencken便用各人的性情去剪輯片段從而建構各人在片中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