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Live 視聽現場

 


   

《流徙之女》 - 探索既中且英的雙重身世

「流徙」(Diaspora)意指脫離母體,流落他方,一方面承傳祖輩血脈,另一方面周旋於異地文化。香港無論歷史或地理位置均十分特殊,中西交融的特性早烙印我們身心,可是香港人此獨特身份到底如何演化?賽馬會藝壇新勢力2020/2021 舞台劇目之一《流徙之女》的創作單位「一條褲製作」藝術總監胡海輝,對此有其見解。


 



英國人熱愛馬匹豈止在賽馬跑道上?舞台上一樣可以駿馬奔馳。由Marianne Elliott及Tom Morris執導的舞台劇《戰馬》(War Horse),劇本源自英國作家Michael Morpurgo的同名著作,講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男孩Albert與馬匹Joey之間故事,以南非知名木偶戲團Handspring Puppet Company的木偶表演藝術為特色,將劇中戰馬主角Joey呈獻觀眾眼前。

   

 


   

貓世代 - 從音樂劇到貓店長

貓跟很多家寵一樣,跟人類的互動是其令人著迷的地方。《貓》(CATS)的原著 《老負鼠的貓經》(英語:Old Possum's Book of Practical Cats)正正就是有關貓心理學和社會學的詩集。1939年出自T·S·艾略特 (T.S. Elliot)手筆,去到自1981年由音樂劇大師安德烈萊特韋伯 (Andrew Webber) 以聲色藝打造貓世界


 


在娜姐電影生涯中唯一成功之作,就只有1996年、改編自安德烈·萊特·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創作下的音樂劇而來的電影《貝隆夫人》(EVITA)。這部關於階級、政治、女性主義的音樂劇,本身就極具麥當娜的個人原素,而且故事主角貝隆夫人本身是個傳奇,配合音樂劇創作,極具層次。

  cc01.jpg

 

ws01.jpg    

延續不朽青春《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

從《羅密歐與茱麗葉》那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到《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 ,當中的青春火花與人性之間的鬥爭,不朽的題材使兩者在電影及音樂劇方面都成為眾所就知的經典作品。清新的年青演員正正是演繹經典劇目的重要材料。

 

 


Culture Club 大阪場正好在脫歐公投之日(6月24日)。關於獨立與分離,Culture Club 何嚐不是這種離離合合的伙伴關係。曾幾何時,還以為樂隊不會重組,就在表演場地 Festival Hall  (フェスティバルホール) 的公告板上看見Culture Club 的名字,感覺有點不可思議。而日本樂迷對George 的愛也是至死不渝的。
    cc01.jpg

 

leon06.jpg    

黎明 - 重返流行核心

黎明的情歌是浪漫的Fantasy,而黎明的金句是殘酷的Bitter Truth。一句金句說出了多少人內心的吶喊。演唱會的一次發牌意外,讓人重溫Canto-Pop美好歲月。原來大家都需要娛樂,大家都需要Canto-Pop。放下對Canto-Pop 的成見,而音樂單位不過份計算,粵語流行曲會不會有可見的未來 ?

 

 


就一套紀錄片電影 《醉夢英倫》(Soul Boys of The Western World) 在本地院線長做長有,映期無限Loop ,勾起多少人對Spandau Ballet 的美好回憶。透過大銀幕聲畫再說樂隊故事,又重建了各人的形象。如此聲勢,樂隊來港開Show肯定理所當然,看過電影的老樂迷,實在沒有不看這次香港演唱會的理由。
    sphk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