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狂人的消逝 Keith Flint

 

 

 

文: Edgi |20.3.2019

圖: 互聯網

 


沒想到,拿起那張經典的 “The Fat of The Land”會是一件傷感的事。聽著Firestarter 、Smack My Bitch Up 這樣的激蕩節奏,眼角竟然泛起淚光。


主音Keith Flint 上星期自殺身亡了。在MV 與舞臺上的這位狂人,就這樣的給自己了斷,也給樂迷這樣的一個終章。

這位台上的狂人私生活到底是怎樣,甚麼導致他這個決定,不得而知。無論如何,打從他於The Prodigy當上一員,他一輩子的精力都給了我們。

發跡於Rave年代,走紅於MTV與末代唱片業盛世,The Prodigy 不折不扣的是時代的產物。挾著 “The Fat of The Land” 的氣勢,在96至98年間,人氣不輸Spice Girls 。唱片工業依然能左右聽者選擇的年代,當年不知道為何,唱片一推出時,在HMV的定價是 50元!  在價格相對於其他唱片店較貴的HMV裡,這樣可是個非常手法。這個推廣價甚至推持了一段時間,直至專輯已紅透各大流行榜時才改為以正價出售。可見當年唱片業在市場推廣上的用心與策略。至於大眾對Keith本人,當年還未有互聯網年代,也源於對英倫街頭文化不太了解,大家都對其惡型惡相的音樂形象信以為真。現在看到當年不同的Making of,Keith甚至可謂帶點清澀,不多言。

 

 


 

只是,The Prodigy是年代的產物,那麼時代的發展會否是他們的絆腳石? 


千禧年代打後的The Prodigy ,或多或少無以為繼。以Liam Howlett/ The Prodigy的功架,本來能夠在電子音樂無限Sampling中得以伸延,創作出另一層次的音樂境界。離離合合再復出,還只是為著樂迷的昔日喜好而帶來的加強版。2017年,樂隊再度來港,以大品牌的姿態出演Clockenflap。當然,即使走過了黃金期的 The Prodigy ,演出都是無懈可擊的。

跟很多藝人一樣,後期及發展至新興市場,在俄羅斯及中國均有Die Hard 樂迷。要維持商業成就大概不是問題,但總是覺得The Prodigy 這種在九十年代以青春活力萌芽的樂隊,時代始終會讓他們尷尬。

三年前,我們還能走入唱片店,看到櫥窗當眼位置放著剛去世的Prince 的唱片,既是悼念亦是商業,樂迷的情緒消費講心又講金。三年後,要找間唱片鋪看一看櫥窗哀悼偶像,已經不是易事了。

消逝的不只是人,也是時代。在這個表面多姿多彩卻沈悶無比的年代,很難想像The Prodigy 當年的音樂世界是怎樣集結夜店、唱片業、街頭文化渾然天成,創作出藝術與商業成就並駕齊驅的前衛電音。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