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音樂是非題 Clockenflap 2015 (下)

文: Edgi |2015.12.6

ckf2-01.jpg         

相關文章

ra-cpt1.png

音樂是非題 Clockenflap 2015 (上)

 

                                                             

華語音樂圈特別狂燥,作為音二代的新人,不知道竇靖童(Leah Dou)是遺傳了雙親沉靜的個性,抑或深知自己背景特別而少說話多做事。像很多北京樂隊一樣,音樂上已走進英倫的圈子與格局,也用起英語唱歌。用新時代的目光去傳繹音樂,並沒有裝起姿態要做甚麼代言。縱然沒有媽媽的美人胚子和體態,但唱歌和說粵語時好些尾音都帶有媽媽的影子,讓好些樂迷亢奮。

 

ckf2-02.jpg                    

相關影片

ckf2-video.jpg

Clockenflap 2015 Highlights

 

                                                                                          

Harbourflap大台歌手是非特別多,本來,HOCC 帶著師傅的血脈,帶領本地音樂繼續向前,結果一句可能因為句式問題的說話又引來事後非議。不管怎樣,HOCC的演出的確有熱度,亦有Die-Hard樂迷。表演期間咪高峰出現問題都沒太執著,反Sell歌迷十二月去看她的音樂會給大家釋懷。她在好些樂迷心目中的高度,都是態度使然。何韻詩的唱片在二手市場有市有價,甚至出現一碟難求的現象。看來,香港不是沒有代表新世代的聲音,只是一來本地音樂圈也呈小圈子局面,二來,能代表香港新世代的歌手都沒太多機會回國內表演吧。

 

 ckf2-03.jpg 

 
                                                                                                                             

相比起英倫搖滾、華語樂圈,不論是外國或本地,Hip Hop 圈的發展就沒那麼多阻滯,更逐步成為潮流圈的一部分。這次音樂節找來A$AP Rocky、Flying Lotus,Hip Hop潮人應該心滿意足吧。至於本地Hip Hop 近年也有起色,位位星光初露。憑著「撒野作風」(Wild$tyle Records) 異軍突起的YoungQueenz,在本地音樂圈中已略有名堂,不少人都慕名而至看其演出。以暗黑Jazzy的基調唱出毒L心聲, 最爆的當然是這句歌詞 --“所有女人都係雞黎架,雞黎架-雞黎架-雞黎架-雞黎架”,嚇得台上另一WildStyle成員N.O.L.Y.哭笑不得未敢附和。大抵妃嬪與皇上的寵幸式文化沒怎麼改變,使得人們總覺得女性的吸引力能兌換男士的貨幣。這何嚐不是對女性的禁錮,更成為一些女人的夢魘。美麗女生就能賣錢,這種概念,不獨發生在男女交往中。

 

ckf2-04.jpg

 

                                          

在音樂市場,美女樂手容易被包裝成偶像販賣。西班牙全女班搖滾樂隊Hinds,青春樣靚,甫出道便成為很多媒體問到關於女性主義的對象。我們也不例外,跟她們約了時間做專訪。在訪談中,對於女性地位沉陸中的香港竟有所啟示。密切留意。

 

ckf2-05.jpg

 

                                              

至於本來跟Chic主腦 Nile Rodgers安排了的訪問,倒沒那麼順利。事緣Nile Rodgers因為被新加坡航空濫收費用本被氣得一頭煙 (新加坡航空要求Nile為他的結他買多一個機位!),更因航班升降問題差點釀成意外。在Twitter大呻心情不好的Nile,結果取消了當日所有訪問。 

自Chic Ft. Nile Rodgers於2013年帶來美好的Funk環節,每年Clockenflap都有Funk 經典團到來。去年是 Kool & The Gang,今年是 Earth, Wind & Fire Experience Ft. Al Macay,原先以為已經夠份量,沒想到這個間接為Clockenflap 開了先例的單位,事隔兩年又再次來港。

 

ckf2-07.jpg

 

                                        

就之前準備好了的採訪問題,在秀前秀後似乎找到答案。其中一條問Nile Rodgers的問題是: 「你經歷了人生起跌,現在看起來沒甚麼煩惱了,總常面帶笑容。我只是好奇 – 有甚麼事會讓你擔憂?」 

在台上不停訴說個人往事,大談透過音樂成功治癒癌症的經歷,顯然,不相信命運的Nile Rodgers,對於險些帶來意外的事故,非常不悅。在Twitter大讚香港安全,表演期間向觀眾說要搬來香港定居,更誇下海口說每年都要來一次Clockenflap呢! 

 

ckf2-06.jpg

 

                                                                                 

Chic 還未有更新作品之前,仍然唱著熱門舊歌。面對著如此一個Living Legend當然很高興,但是,如果有更多新歌表演就更好。只有一曲風格跟舊歌分別不大的 “I’ll be There”。首首金曲令在場氣氛非常好,初出場時略帶疲態的Nile最後也嗨起來。每次Chic的表演都例牌超時,不過今年Clockenflap人才濟濟,絕對要分秒必爭。皇牌監製都無例外,時間一到便截斷電源收結他。Nile大感錯愕,趁著他完Show後心情好又意猶未盡,我們跑到去後台跟他合照。終於,在合照中收集了他的招牌笑容。

 

ckf2-08.jpg

 

                                                        

聽舊歌逐漸成為一種自我方便,也是在人口老化的今天,人們對自己的NLP (自我成功暗示法)。像Nile Rodgers一樣,數家珍的把自己過去的成功娓娓道來,我們也透過舊歌重塑情感,用以自我鼓勵。然後少數服從多數,新一代也很可能Random地傾向了聽舊歌。 

在這方面, 有點羨慕跳舞音樂。在這個範疇,完全不用思考過去與現在,並不存在食老本的議題。Blogger兼DJ 的Bicep, 擺明就是復古浩室,氣氛高漲得連在場保安人員都與觀眾玩埋一份。LGBT派對Big Love Ball 大播Gay Anthem舞曲,更找來明哥翻唱八十年代基歌經典。炙手可熱的製作人 Jacques Greene則帶來未來感的跳舞電音。

 

ckf2-09.jpg

 

                        

現在聽音樂的,都各有各自己喜歡的。音樂生產的制度不一樣,決不會再有萬人空巷追隨音樂巨星的現象。不是沒有好的音樂,也不是沒有具代表性的歌手/樂手,只是這股音樂力量打散到不同的圈子,新一代音樂圈便予人失色的錯覺。 

雖然未必會再有屬於年輕一代的代言歌手,但反正 i世代就是自己做代表,那麼來更多派對和音樂節給人們Selfie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