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進化的初心 YELLOW CLAW 澳門演出報告

文、圖: Edgi |2018.10.19

 


渡輪船上,一團又一團的團友,說著各種方言,興高采烈的登上船隻,準備周末旅程。船一開,海浪翻波的離心力已教一眾團友歡呼尖叫,儼如主題樂園過山車。即使過大海在今天對很多人來說已經不算是外遊,但團友們的初心還是令身邊搭客欣喜動容。

初心,還得看環境。土地問題是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的問題。閃爍的中環蘭桂芳,音樂陣容不是問題,欠缺的就只是空間感。大大小小的戶外音樂節也只有一年數次,要不時在DJ台下盡慶,在香港這片彈丸之地還是一件侷限的事。

 

 


 

電子音樂的進化,也在說著初心這種事。無論跳舞音樂市場怎樣發展,浩室音樂與哈哈笑精神永遠在心中。空間感與Acid house ,來到澳門,肯定找對了地方。來自阿姆斯特丹的二人組 Yellow Claw,兩年前以三人姿態來過香港演出,前成員Bizzey 因組織家庭而離開Yellow Claw,如今成員Jim Aasgier 和 Nizzle出現在澳門 Club Cubic  (嬌比),展示 “YELLOW MOTHER FXXKING CLAW” 的新面貌。

荷蘭系DJ 一向別樹一幟, 冷靜而平易近人,實力兼備又處事用心。隨團工作人員不斷細心看著台下位置,走位觀察群眾,時而拍片時而走向DJ台提示二人,不停耳語的他們對於提示似乎照單全收,一邊用心享受節奏,一邊看著台下樂迷反應。愈來愈帥氣的Nizzle 不時高舉咪高峰大搞氣氛,頻頻望向鏡頭。只是他確實沒有一把金嗓子,未算能在叫囂當中創造出另一種氣氛。

 

 

 


從橫掃各大夜店派對的當紅 DJ 到在比利時知名舞曲音樂節 Tomorrowland 技驚四座,帶著三張專輯一路走來,Yellow Claw一直愈戰愈勇,在全球百大DJ排行榜中名列 57位。Yellow Claw 的舞曲不是一味扭掣,而是能把各式電音改造,加以人聲主導,使強勁節奏中滲著濃厚情感。最新專輯 “Young Blood”一口氣帶來七張單曲,絕對是自信表現,決然展示在舞曲上的音樂內涵而又不失流行本領。他們自信,也具自知之明。剛柔並重的音樂風格,來到現場DJ台上,相比之下,鮮有帶來柔情舞曲。大抵是深情舞曲作品只適合作個人聆聽Streaming,考慮周詳的他們,反正身為音樂廠牌 Barong Family主理人,肯定大把貨,不用總常播放舊歌或甚麼自家經典,相反是帶來跟其他音樂人合作的Featuring 新曲。

 

 


從早前世界各地音樂節到是夜澳門Club Cubic演出,都因應水土有異而調整風格。當然氣氛良好的歌曲已成演出 Must Have,如Valentino Khan 的Lick It 、Catch Me、Stacks 、FLAGS UP、Young Blood 專輯內的Public Enemy、全新作品 ID和Loudest MF,都在他們的鋪排下帶來熱烈氣氛。House各種進化,讓年青一代感受似懂非懂、新舊集匯的音樂語言。大螢幕的錄像和卡通固然帶來不可多得的體驗,性感美女人多勢眾,整晚在搖旗吶喊,難怪Nizzle 說,「澳門這裡的美女都很火辣,多謝你們。」

 

 

 


兩小時的演出,沒有冷場,Clubber絕對可以一貫到尾興高采烈的跳到底。只是筆者太愛他們平時在專輯內的感性一面,對於現場演出沒有人聲大合唱這種情景,頓感若有所失。偏重以硬朗節奏舞曲帶動現場氣氛,而利用琅琅上口的人聲旋律與電音結合的功架則留在專輯中展現,看來是他們二人的策略性音樂發展方式。要是他們的剛柔並重,能夠在DJ台上也收放自如,將來在現場演出使出柔韌真功夫,帶來萬人大合唱的舞曲, Yellow Claw的音樂勢必去到另一層次。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