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MeToo 年頭的女性抗爭 - 《爆炸性醜聞》

文: Edgi  /IFDL|2019.12.20

圖: IFDL / 互聯網



 



 



金髮、胸脯、長腿,白人男性的性別凝視根深柢固。雖說《爆炸性醜聞》真人真事改編,但高層辦公室的大門關上要發生的,我們全部想像得到。不是甚麼的大新聞,女人如何自處,如何擺脫男性凝視(抑或接受甚至追求這種凝視),在這個女性角色朝雙向發展的今天,還有很多討論空間。

《爆炸性醜聞》不乏在地鐵燈廂大賣廣告,同一時間某本地女藝人的豐胸廣告也在燈廂列中帶來洗腦式廣告,相映成趣。有人想Show Off身材,也有人想擺脫男性目光。美國內衣品牌Victoria Secret 曾經的輝煌業績也因反男性凝視的女性浪潮中急轉直下。現代女性既要悅者己容,又要為美麗的身驅保持尊嚴,談何容易 ? 

「腳,鏡頭要多一點腳 !」《爆炸性醜聞》戲中節目監製一聲令下,鏡頭即從近鏡拉至女主播的全身。美豔女主播如何在男性世界中的狹縫求存,從辦公室政治無限放大到真正的美國政治,如此內容實屬吸引。Apple TV頭炮劇集《The Morning Show》,也打著美女主播的命運交叉點作戲碼。美女主播美貌與智慧並重,是否真的能為她們帶來職場上的美麗旅途 ? 《爆炸性醜聞》以霍士新聞台醜聞的兩位人物加上一個虛擬角色,在METOO 浪潮下演繹報復、啞忌、沉默的三個截然不同的反應。

 

 


           

相關文章

20-.jpg

《爆炸性醜聞》重組事件真實時序

 

 


  女性地位倒退中 ?  

 

經歷過八、九十、二千年代,女性地位似有倒退之嫌,Trump 年代崛起的白人男性權威主義更有恃無恐,美國婦權運動是否已功虧一簣。《爆炸性醜聞》作為首部在 #MeToo浪潮下為女性發聲的主流電影,節奏緊湊,在商業電影的格局下帶來具爭議性的社會議題,不乏娛樂性與視覺性。戲中在女性議題外,也側寫其他的社會面貌 – 共和黨與民主黨,黑人與Lesbian,當然還有事實中的Trump。在男性凝視之中,女性要團結還是互相Bitch Other,愛恨交纏,何嚐不是經常發生在女性族群之中。


演過不少強悍角色,屢次在作品中為女性抱不平的查理絲花朗,同時是《爆炸性醜聞》的監製。自2017年10月開始,源自荷里活電影圈的 #MeToo反性侵運動席捲全球。查理絲花朗決定把2016年轟動一時的美國霍士新聞電視台性醜聞搬上大銀幕,並親身飾演涉事的女主播Megyn Kelly。

 

 


查理絲花朗說,演繹Megyn Kelly這人物不易,因為她充滿矛盾。一方面她真心欣賞「傳媒教父」艾爾斯(Roger Ailes)在新聞界的成就。另一方面,她在事業上野心勃勃,不想被人標籤為性騷擾的受害者;很不幸地,這也是不少職場女性想挺身指控性騷擾時的顧慮。查理絲花朗說,她曾看過Megyn Kelly在一些論壇談及此事時,所持的態度相當自我保護,談論角度亦主要從法律上或新聞報導上出發。因此塑造Megyn Kelly這角色時,亦要盡量還原其人對事件的含蓄反應。例如在一場錄取證供的戲中:當律師問她有沒有「後遺症」時,查理絲花朗飾演的Megyn是沒有確實回答的,只是轉移話題來掩蓋她的不安情緒。

 

 


妮歌潔曼飾演的Carlson是最先控告艾爾斯的受害者,可惜因為她本人受制於保密協議,妮歌潔曼無法親自與她對談作資料搜集。不過這位演技爐火純青的金像影后照樣做足功課,刨熟了Carlson在電視節目上的神情動態,並以此摸索她內在的性格。「她是個鬥士,準備隨時開戰。表面是非常自信的女性,而內心是非常脆弱、孤獨及恐懼,然而會義無反顧地堅持認為正確的事。」妮歌潔曼憶起當日收到演出Carlson的角色邀請時,正在拍攝人氣美劇《小謊言》(Big Little Lies)。妮歌詢問同劇的演員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應否接下該角色,梅麗史翠普立即說:「絕對要接!」,她其後接受訪問時表示:「不需要考慮,因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故事。」

 

 


至於瑪歌羅比所飾演的另一位性騷擾受害者(相比兩位真人真事改編,此角為綜合其他受害者而來的虛構角色),有一場戲,她在艾爾斯的淫威之下,掀起短裙來顯示她的「忠誠」。身為監製的查理絲花朗直言片中三位女主角都曾演過裸露戲,暴露身體不是問題,而是要看裸露所起的戲劇張力有多大。她指出,那場戲的潛台詞是:「我知你不願意,但我一定要你屈從」;更補充說:「那比起直接強姦,更能表達出他的濫權,更令人感到不忍卒睹。」查理絲花朗說:「這部電影喚醒了不少人,特別是男人。因為他們當中竟有人聲稱不知道女性會受到這些凌辱。」她認為,當男人為女性所受的不平等待遇而感到困擾甚至發聲時,那將會是改善女性待遇的強大動力。

 

 

 


  具爭議性的霍士新聞台  

 

關於新聞台的黑暗面,這年來我們感受最深。香港只有一個阿諛奉承的大台新聞台,幕前主播大抵只是穿西裝的政治木偶,那麼美國的電視廣播從業員對政治駕馭性實在高得多。


不過在美國新聞界中,霍士新聞台也從來不是善男信女,新聞來源數據表顛倒是非,為的是政治追捧; 女主播慣性少布,衣物貼身如內衣,隨時Off Shoulder上陣,為的是搶收視。創辦人艾爾斯是令人又愛又恨的新聞界權威性人物,甚至,有人對於得到他的寵幸感到光榮。老戲骨尊力高形容自己扮演的霍士創辦人艾爾斯是「童話故事裡躲在橋下的小矮人」,雖然位高權重,但總是隱藏鎂光燈之外。

尊力高坦言非常氣忿艾爾斯的行徑,觀眾未必會同情這個人物,然而身為專業的演員,必須剖析及呈現出角色的深層情感,「每次演出我都會站在角色的一方」。為了讓艾爾斯這奸角的層次更加豐富,尊力高找到一個曾於70年代與艾爾斯共事的朋友,了解其性格暴躁,同時又極之幽默,「短短三分鐘對話,他可以有五種不同情緒」。他曾受不少支持者崇拜,但爆出醜聞後,傳媒巨人終被擊倒。因此,尊力高感受最深的一場戲,就是艾爾斯被爆出醜聞時,他老婆親吻他的手以示安慰,盡顯出他對失落權位的落魄,以及落難猶得摯親支撐的感動。歷練豐富的尊力高也不禁慨嘆:「他玩弄權勢遊戲,但權勢最終也反噬他。」

 

 

 


  主播真身  

 

兩位涉事主播均樣靚身材正,私人水著更是狗仔隊鏡頭獵物。言詞鋒辣,身材更火辣,年薪更跟明星不惶多讓,影響力伸延到總統級別。《爆炸性醜聞》的故事主角女主播Megyn Kelly,法律界出身,言論大膽,曾於節目中質疑聖誕老人及耶穌的種族膚色,敢言作風成收視保証,同時亦是是非女皇,不時引起非議。最終寫出自傳爆出霍士新聞台的性醜聞。今次找來曾演活多個強悍角色的金像影后來演繹她,Megyn Kelly表示非常榮幸又開心,因為原來她是查理絲花朗的忠實粉絲:「她看起來幾醒目,也像個好媽媽,我可比不上她。」Megyn Kelly也有點擔心電影的迴響:「我可以忍受傳媒的抨擊,但這段經歷在我人生佔神聖的地位,我不希望被其他人誤解。」不過她亦強調對電影滿有期望,希望觀眾看完電影之後,會對願意站出來指證的霍士新聞台女員工抱有敬意。她在看過電影後感慨地說:「觀看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有一種切膚之痛的感受。在這個國家,性騷擾無處不在。它會留下無法治癒的烙印。我向那些身受其害的人表示支持,並希望她們透過電影得到安慰。」

 

 


 

另一位涉事主播Gretchen Carlson,1989年美國小姐冠軍,不算驚人美貌但勝在學歷取勝,而且胸前偉大,以榮譽畢業於史丹福大學的姿態突圍而出,摘下皇冠。2006年起加入霍士新聞台。2016年7月6日,Gretchen Carlson控告該台行政總裁艾爾斯,稱自己因多次拒絕艾爾斯的性騷擾而遭解僱,此後更引發多名霍士女員工出面指證艾爾斯,並間接觸發其後的#MeToo反性侵浪潮,成為當年時代雜誌封面人物。最終於同年9月6日達成和解協議,獲得2千萬美元賠償及獲廿一世紀霍士公司公開道歉。

Carlson的經歷被改編成《爆炸性醜聞》,並由金像影后妮歌潔曼演繹其本人;然而因受制於和解時的保密協議,她卻無法參與電影製作,Carlson坦言對此有點沮喪,畢竟這是一件對自己有重大影響的事件。無獨有偶,妮歌潔曼在《此時此刻》(The Hours) 演英國女性主義作家 Virgina Wolf 而成金像影后, Gretchen 也曾在牛津大學進修Virgina Wolf作品一年時間。不知道二人在感受對方角色時,會否心靈相通 ? 

雖然未能親身參與電影,Gretchen仍大力推薦這部電影,因為它可以延續對職場性別歧視的議論,並鼓勵更多女性鼓起勇氣站出來訴說自身的經歷。令Carlson出乎意料的是,後來出現了#MeToo反性侵浪潮,在短短3年之間,女性遭受性騷擾已成社會廣泛關注的議題之一。

 

 

 


 

 創作亦真亦假 

《爆炸性醜聞》亦真亦假,既有真人角色亦有虛構,穿插Donald Trump 的新聞片段直接剪輯成電影片段,創作自由遠遠大於玻璃心,真教人羨慕。

亦真亦假還有造型。四大影星演繹性醜聞外,以金像最佳化妝與髮型設計得主辻一弘精湛化妝技術塑造當事人身體特徵,也是賣點。不過一個演員演出真人真事是否真的要用上特技化妝呢 ? 唯一可以在這方面認同的,就是主播的女性外型及身材特徵早就被物化,在戲中展現被物化的身驅,加強了對人物的戲劇效果。查理絲花朗明顯在身型上下了苦功,一身女強人主播鋼條身型。Marc Shaiman 的配樂亦把這場辦公室風暴推出危機感,有望問鼎奧斯卡。

 

 

 

相關文章:

《爆炸性醜聞》重組事件真實時序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