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電影《人肉搜尋》(Searching) 監製 Sev Ohanian 專訪

文: Edgi 

 

 


 

一部以互聯網視覺拍攝的心理懸疑片,如何用訊息、圖片、應用程式,同時將電影主角和觀眾的情緒玩弄在指尖之中 ? 從Google出走過來的導演  Aneesh Chaganty 首部長片作品,夥拍監製 Sev Ohanian合寫《人肉搜尋》(Searching),將大家在電腦屏幕上之日常搬到大銀幕,帶來一個父親尋找失蹤女兒的經過。既有共鳴,又帶驚慄。我們在「辛丹斯電影節:香港」 率先訪問《人肉搜尋》監製 Sev Ohanian。問到 Sev 如何將互聯網與人性呈現,一句到尾,最緊要夠真夠貼地。故事講述韓國父親David Kim不擅表達個人情感,欲言又止的舉動在屏幕上更見家醜不得外傳。指尖上的三姑六婆讓尋女事件無限擴大,在這個一鍵在手的年代,人言可畏,一個Hashtag都夠無中生有。

 

 


C: 在談到這部電影之前,能否分享一下如何講述一個關於人類和互聯網的故事?因為有些人還在談論在電影中講述互聯網與現實之間的故事是相當困難的。 我本身也看過不少不太成功的電影,關於互聯網的部分處處顯得支離破碎,不合邏輯。要如何將信息、電子郵件、甚至表情符號,表現出影響人們生活中的情緒與行動,而又不會產生任何無聊的場面呢?


S: 導演Aneesh 和我一起寫這個故事的。我是監製,而影片則由Aneesh 執導。我們在組織《人肉搜尋》的故事時,看過大量以互聯網為主題的電影做參考,有一件事我們發現,沒有一部電影真正的將互聯網呈現出來,有時是刻劃得相當差,有些則出現一些很虛假的網站,根本不是我們日常用的網站。因為《人肉搜尋》是關於一個父親嘗試尋找失蹤女兒的故事。很重要的是,我們這部電影一定要情緒化、貼地、真實,如果你不相信故事中的人物,你便不能感受他的恐懼和懸念。這些都意味著我們要設計我們的故事,是以科技與互聯網為主,我們的目標是要盡力呈現前所未有的真實感。電影談到的事實是今天世界我們在社交平台、應用程式、軟件上跟對方充滿聯繫,宇宙上從未有這麼的一個時間人類如此緊密聯繫,但當要是談到那個父親和他的女兒失去聯絡時,這就是對我們的啟發,而當在寫這個電影時,對我們重要的是,去展現戲中主角David Kim走去他女兒的手提電腦,查找她曾經到過的地方和資料,他發現了一些事 – 他不是在幾天前失去了他的女兒,而是幾年之前已失去了。我們保持著這個頭腦去設計《人肉搜尋》,便希望能做到這個效果,希望觀眾會喜歡,而他們也的確是的。

 

 

 

     
                                                            "《人肉搜尋》的核心是一個謎團。作為一部懸疑電影,在我看來,一定要有線索,我們希望觀眾與David Kim在一起玩,看這部電影的樂趣是,當你以主角視角看面前的電腦畫面時,你本身也是David Kim。這也讓你去尋找Margot。"                                                      
     

 


C: 在片中你配合了很多應用程式,如Google Map、直播串流、網上銀行服務這些,有沒有在處理故事線索方面遇上失焦、混亂的時候 ? 


S:《人肉搜尋》的核心是一個謎團。當你看電影時,你會在想戲中失蹤女兒Margot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到底她去了那裡,這就是主角David的主要任務,這也是觀眾一起會思考的事。而作為一部懸疑電影的重要部分是,在我意見看來是,一定要有線索,我們希望觀眾與David Kim在一起玩,看這部電影的樂趣是,當你以主角視角看面前的電腦畫面時,你本身也是David Kim。這也讓你去尋找Margot,所以其中一件事是我們想來點有趣,在平常點隱藏線索。如果他們在看這戲時留神的話,在畫面的角落好像發生事情,有時候我們是魔術師,你知道魔術師舉手示意叫人看看,但另外一隻手在背後做著一些事,所以你在看影片時,也看見滑鼠好像想去哪裡,最後也去了別處。人們會看這部片很多次,他們去付費看一次、兩次、三次,我發誓,因為當你有些體驗時,再看多一次後,會看到原來第一次錯過的東西。希望觀眾享受這一部分。而我們覺得我們做到了。

C: 當初曾否考慮以傳統劇情片的方式製作《人肉搜尋》?

S: 沒有。當我們構思好這部電影的概念時,是部八分鐘的短片。很小型的。完全沒想過會拍成一部出現電腦畫面的電影。對我們來說,這聽上去是個可怕的想法。但當我們在簡介會介紹此片是部短片時,我們的投資人說,他們不想把這個拍成短片,「不如你二人分別導演和監製吧,你們可以一起寫這個故事,我們會付起費用的。你們覺得如何 ? 」我覺得很驚喜,也很不錯,但Aneesh說,不,我說不是吧,這是大好機會來的。但Aneesh關心的是,在電腦畫面用品上說故事,很是Gimmicky,很廉價的,人們可能未能回應這種故事,我們不想說這種故事,我們想說一個真正關於人性的故事,具情緒的而又真實的,一日我和Aneesh都想到開首時的場景,就是那五分鐘已經是整個童年了。我們發覺即使在銀幕看著畫面,也可以做到整部電影是充滿情緒的畫面,人們會為戲中人物緊張,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目標,觀眾看完那五分鐘後,會忘記他們看的影片是在電腦畫面中發生。

 

 

 

 


C: 作為一個亞洲人,我好奇為什麼故事角色設定是在亞洲人家庭背景呢 ? 為何不是白人,不是黑人。而亞洲家庭的表達方式比較內向,不太表達出來,是不是你想作為一個點去發展這個父親尋女的故事 ? 


S: 很好的問題,你很有觀察力喔。我是美國長大的亞美尼亞人,但本身是來自亞美尼亞。Aneesh 也一樣,是美國長大的印度人。我們喜歡看電影,我們喜歡動作片和驚慄電影,甚麼電影也看,但就特別喜歡驚慄電影,當你在美國看驚慄電影,從來沒有一個角色像我,或是亞洲人,或是我們周遭的一個朋友。我相信有些電影創作是關於特定某個種族的,但《人肉搜尋》不是那種類型。它只是純粹講及關於家庭。David Kim 是個父親,故事發生在一個韓國人身上,而他的女兒就是他的女兒,故事就是關於兩父女,每次投資者問道我們,為什麼是韓國人,為什麼是亞洲人,我們的回應就只是「為何不可」。John Cho是出色演員,是電影明星,事實上我們就是講一個大家日常生活都會發生的事,這是對我們來說最為重要。我希望未來十年,人們回顧我們的電影,這就不再是甚麼一回事。我目標是給人們看到,你或者我的時候,在電影中也會覺得很平常,而完全不覺是甚麼回事。我喜歡你這個觀察,亞洲家庭不擅長表達感受,而我們都來自亞洲家庭。有趣的是,我的很多亞洲朋友告訴我,他們喜歡這電影,但有個大問題,是亞洲人在家中是不會穿鞋的,那是非常不真實。這可說是John Cho的失誤 (笑)。

 

 


C: John Cho 當然是經驗豐富的演員,在演出這部電影時有沒有困難 ? 因為整套戲大部分只有面部表情,又沒有跟其他演員互動,沒有身體語言。你們如何讓他入戲 ? 

S: 對於John Cho演出的挑戰,是有的。John是出色演員,多年豐富演出經驗,坦白說,我也不太知道戲組和他是如何完成的。以我所知,這都不容易。我們拍這個戲的方式是有部手提電腦,上面有個攝錄機,而手提電腦有時會關上,會展示少少空間看到房間內的另一邊,看到另一間房另一演員在做甚麼。 而John很厲害,因為戲的生死全依賴他的表現,我最喜歡的是,他不是真正的跟其他人一起演出,他只是待在一個細小的房間內,看著一個空白的屏幕,他的情緒充滿力量,我意思是,他那在微細的地方在於,眼光在流動,從左到右,他在震動,你會看到他逐步變得為著尋女而發狂的樣子,而John 絕對是完美演繹。回到初頭,如果不是有John 這個演繹,這部戲便如Aneesh 初時所推算的,是一部很廉價的、賣弄的電影。他的痛苦,他對他女兒的愛,你可以在他強勢的表現下,全神貫注地感受到。關於他的演出我說甚麼都不夠,他真的是我們電影的禮物。而Debra Messing的演出我也很喜歡,如果你第二次看這部電影,你會覺得她真的是受到傷害的,她嘗試讓失去女兒的父親好過一點,她想說服他的女兒只是離家出走,在另一地方過得很愉快。這也是Debra的功勞,不論觀眾想法如何,她引發起了討論。

 

 


C: 電影所展示的,都是互聯網世界危險的部分。而去到電影的下半部分,關於媒體對人們的影響,從互聯網引發到傳統新聞,不斷的擴大,這是不是你們想討論的 ?

S: 而看此片有趣的部分是,尋找Margot時愈發規模時,資訊連繫到每一個人,人人都在討論,明明不相熟的,突然又說是好朋友,這是徹底真實發生的,但我們本身也不是特別有個藍圖去創作有關這方面的。我們表現互聯網壞處,但也就是這種科技讓他尋回女兒。我們嘗試展現好處和壞處。為呃Like甚麼都可以做的,也是很真實的現象。至於你說的傳統媒體,因為電影是發生在電腦屏幕上,我們想讓人們時刻投入當中,當你看到某個位會悶時,我們設法去扭轉,創造另一樣驚喜出來。從David Kim到他周遭的人,當你看到一段時間後,又會被帶到去新聞報導。在屏幕上看到電視串流,感覺上事情正在發大。當故事的規模愈大時,人們就留意到找到他女兒的機會開始大了。這樣的佈局就是我們希望可以做到的。

C: 會再寫一個喜劇或正面版本,關於互聯網的電影嗎 ?

S: 目前為止,我和Aneesh 都未有再寫一部關於互聯網的電影,可能這部電影之前都準備了好幾年,太費力吧 (笑)。告訴你,我和Aneesh下月準備開拍一部驚慄電影,不是關於互聯網的,而是一對母女,母親有著秘密,而女兒在電腦上發現了母親的秘密,當她想再找時,便連不到線。這是給我們自己開玩笑吧,不再拍關於互聯網的電影。希望一年後能面世吧。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