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為英雄平反 《英雄下半場》導演畢特哈里 (Brett Haley)專訪

文: Edgi |2017.9.28

圖: Edgi / Sundance


 

 

現場所見,《英雄下半場》(The Hero) 導演畢特哈里 (Brett Haley)是個吃貨。訪問期間吃著能得利軟糖,訪問完畢後又拿著兩大包熱浪薯片登上大會座駕慢慢嘆,看來港式零食甚得導演歡心。輕輕鬆鬆的吃貨模樣,跟他電影作品中的沉實基調很不一樣呢! 

 

打從第一部導演作品 “The New Year”,到兩度跟性格演員燊依利諾 (Sam Elliott)合作的《黃昏情人夢》(I’ll See You In My Dreams) 及《英雄下半場》 (The Hero),都是關於一個人如何慢慢走過來的心靈旅程,後者更是針對老人心境。在跟導演談Sundance電影節裡頭的《英雄下半場》前,必先要講一下他的上一部作品《黃昏情人夢》。

 

 

 


 

C: 你對上一部作品《黃昏情人夢》是一部關於年長女性如何面對人生後半階段的電影。甚麼令你對描述長者的故事如此感興趣 ?


B: 我只是對所有人感到興趣吧。人們生活得久了自然會面對老化,如果你夠幸運開始面對老化的話。其實我只是對不同的人生階段感到好奇,便透過電影去探討,於是就開始了《黃昏情人夢》。而《英雄下半場》就是來自我對燊依利諾 的欽佩。他真人本身就是已經來到這個年紀,故事也就自然朝著這個方向發展。

 

C: 那麼,當初你是如何遇到燊依利諾呢 ? 

 
B: 他看過《黃昏情人夢》的劇本後,他很喜歡並答應演出,我就在那時遇上他了。之後,我跟我的拍檔Mark Basch為他合寫了《英雄下半場》的劇本。這是我們為他度身訂造的。 

 

C: 是甚麼令你們想為他炮製一部電影 ?

B: 在我看來,他是最優秀的明星之一。可是他一直以來有點大材小用。他這樣一個具有領導魅力的人從來都是做配角或在戲中帶來輔助作用。我好希望他可以是一部電影中的重心。我就是愛死他了,他是最捧的,就寫了個故事給他。

 

 

 

 


C: 在《黃昏情人夢》裡他飾演自信主動的魅力男士,而在《英雄下半場》裡他就顯得被動憂鬱,你是特意在他與你合作的第二部影片作個對比嗎 ? 


B: 我不會讓他飾演一個角色兩次吧。我想他演繹一個男人所遇到的危機,他要走過他所遇到的困難。我希望從他身上看到更脆弱的一面,於是我腦海裡便構思這個故事。況且,我也不想自我重覆,要演員再演出相類似的東西,所以想他在《英雄下半場》有與別不同的演出。


C: 那麼《英雄下半場》算不算是《黃昏情人夢》的男性版嗎? 

 

B: 不不不,這兩部作品非常不一樣。電影都是關於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黃昏情人夢》是關於悲傷和失去的感覺。至於《英雄下半場》是關於一個人的Legacy。在生命結束後,這個人可能會遺留一些東西給他人,又或者這個人完全沒有甚麼可以流芳百世。這同時也是人在生命旅程結束之前,所要面對的事情。你會知道,你即將留下來的東西有多少; 而要去補償時也不會太遲。我只是就著演員的本質及年齡去創作故事,當然兩者有一定關聯,但這兩部作品要說的主題是完全不一樣。


C: 那麼你想說的是,戲中主角要即將面對的死亡,抑或是突如其來的東山再起的機會? 

 

B: 兩者都有吧。燊依利諾飾演的Lee Hayden,他需要在人生大限前,用另一個角色鞏固自己的Legacy,令自己有機會被記著。但去到戲的最後,他好像不再是這樣的感覺了。他同時要面對死亡,也要面對作為過氣明星的突然名氣,都是在生活與事業上的掙扎。人們怎麼看待你,而到人生的最後,又會是怎麼的一回事。在電影的最後,也說明了成功與否都不重要了,一切都是表面的。跟身邊人的關係才最重要。

 

 

 


 

C: 為什麼把這部電影叫作 Hero ? 在戲中看不到他有甚麼英雄式行為。英雄在這裡是甚麼意思呢 ?  

 

B: 戲中主角是因為一套叫 “Hero” 的戲而成名。那具有諷刺意味。他顯然不是英雄,只是那部名為 “Hero” 的電影而令人們都這樣稱呼他。這困擾了他一段很長的時間。這大概是個玩笑吧。


C: 有些評論認為這戲的故事太平坦,甚至是老土,但對我來說是頗驚喜的。因為我以為戲中主角Lee會在那段演說後再次成為當紅明星。在他們討論「成功只是冰山一角」後,故事的轉向好像不同了。他跟身邊人的關係與及對生命的掙扎才是重點。你是不是想說成功的定義呢 ?

 

B: 是的,成功不是來自你的事業或工作,有意義的人際關係才算成功。戲中主角Lee就是關於這個。至於評論,不同人都有不同的說法,但我就是試著去說這個人物的心路歷程。觀眾會看到的,即使人們喜歡與否。這就是電影,總常會發生的事情。

 

 

 


 

C: 作為導演,直到現在,你遇到過甚麼問題呢 ?


B: 很多的。做電影是一個很困難的工作,會遇到很多困難的事。能夠完成每一件事都簡直是奇蹟。要把所有事情融合在一起,Make It Happen。過程中會經歷很多挑戰及困難,但又會因此每天都遇到新奇趣事。例如資金、失去了本來安排了的場地、各種檔期問題、有些東西在最後一刻掉下、拍攝期間整天有飛機在上空影響到錄音等等。但也相當刺激。 Easy is Boring ,對不 ? 


C: 你的下一部電影會是怎樣? 都跟你的前作一樣,探索一個人的心靈旅程嗎 ?

 

B: 我已經拍攝了我下一部的作品了,現在正在剪接中。我只能說這部作品是窩心、真誠和真實的,但也同時相當有趣。我的作品本身就很富娛樂性,有其幽默感,並不嚴肅,是人們都會想看的東西,可以深受其中。希望人們看後可以覺得這個世界美好一點。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