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改變世界的你和我 (一) 鄒文懷與李小龍

 

文: Edgi |4.12.2018

圖: 互聯網


 

能改變世界也是一種緣份。

有才之人故然之要遇上伯樂,超級巨星也需要小混混貼身保護。不同年代,不同地域,各有真人真事。巨星背後的手足情,大抵是在欠缺新鮮感劇本的電影世代,最具可能性的出口。先後兩部電影上畫,關於樂隊Queen 的《波希米亞的狂想傳說》 及 黑人音樂家 Don Shirley 與助手的《綠簿旅友》,都絲絲入扣描寫無限付出的死黨是如何一路走來的。

來到香港這邊,華人社會大抵對自身故事比較著重私隱,態度保守,關於名人的傳記書籍或電影並不多,即使有也只是泛泛其詞,內容真確性存疑。在數月前過身的鄒文懷先生,在過去幾年,積極出席電影講座,亦偶然接受訪問,算是為我們留給一點他的故事性。2013年的時候,筆者出席由電影資料館舉辦的《奇謀闊步.萬像嘉禾》電影系列的影後座談會,大家都慕名而至。鄒先生一臉和藹,語氣慈祥,淡然道出當年事。大抵風雲事在他老人家眼中已經不是甚麼了。沒有悲傷,沒有惋惜,電影界巨人細說跟他一起改變功夫文化的李小龍是如何相遇的。
 



話說在1971年10月底,嘉禾的片場剛好也在斧山道。就在1971年9月至10月之間,原本屬於國泰電影公司的片場便交給了嘉禾。這便成為了嘉禾得以成立的一部分。

當嘉禾得到成立,開始要拍戲了,第一個說的當然是李小龍。關於李小龍的故事大家都很清楚。早期李小龍是有意跟邵氏合作的,不過金錢上談不攏,只好回到美國發展。到底鄒文懷如何認定李小龍的才華而主動聯絡他呢?

就在一個尋常的晚上,這位不常看電視的電影界領導,偶然開了電視。節目播放著的正是歡樂今宵。

「這是機緣巧合。我本身也不太了解他跟邵氏洽淡的內容。只是有一晚,我開了電視看歡樂今宵(香港無線電視的綜藝節目)。真的很偶然,因為我不是常看電視的。我一開電視,剛好就是訪問李小龍。就看一看,之後他就表演。這個表演大家都耳熟能詳。很多人拿著沙包頂著,然後他就飛身一腳踢,整群人都被他打低。還有那些木板,是學柔術用的木板,他一腳踢就踢開了。那真是太巧合,我根本不是常看電視的人。那我就剛好看到了他,覺得他好厲害,畢竟很多表演都只是噱頭。這個排隊被他一腳踢的表演,固然大型,但未至於感覺驚人。」

具學術背景的鄒文懷,之所以欣賞李小龍,並不是源於身體或者動作,而是關於力學的理論。

「他特別引起我注意的地方,是當他解釋力學的時候。他說,力是很重要。 『我把板拿著。你來踢一下,都可以踢爛的。因為你踢的時候,我身體向前,就在這個時候一頂,木板也如豆腐渣般,很易碎,一定可以踢爛。在你踢的時候,只要我向後退一吋,木板已經不可能踢爛。』他說這就是力學。我覺得好有道理,聽著聽著,就看下去吧,然後看著他把幾個人頂著等他踢下去,他一踢,真的可以整隊人都踢到倒下來。他說這也沒甚麼大不了,只是盲力來的。之後才更重要。他拿起一塊板,他把板拋起、踢高,板去到很高時,然後他飛腳一踢,板就爛了。在場當然很多人喝采,但並不是很多人明白這個道理。他很聰明,他也感覺到不是很多人明白,於是他就舉例。 『我現在拿著板,找個女士來踢,只要我身體傾前,女士都可以踢爛。如果我拿著木板把身體向後一點,壯男也不可能踢爛。這就是我所研究出來的力學。』我聽起來覺得好有道理,而且感到非常有興趣,於是一直聽他講解。我覺得這個人很出色,於是立即打電話,想辦法跟他見面。」

 

 



「怎料第二朝已經找不到了他。問他公司的人,說他已經回到美國去,一做完節目就走了。剛好碰到他的好朋友小麒麟陳玄宗,他給了李小龍在美國的電話和地址給我,於是我就打給李小龍。他覺得我打電話給他感到奇怪,我說我看過他的表演,他開始對我的來電感興趣。大概他也有興趣傾兩句,他說: 『你拍的電影,我也有看,但你拍的電影,功夫料子不夠呢。』我說:『你在美國拍戲也應該知道的,拍戲還是拍戲,難道殺人真是殺人嗎?』然後一直聊下去,我就問他有沒有興趣回來香港發展,他說當然有興趣,但要看看怎麼樣。然後我說找個人過來和你洽談吧。他好奇說你找個人來跟我談?我說當然,我跟你分隔兩地自己也沒空過來找你,於是那時就約定了會談時間地址,找那個同事跟他談。」

就這樣,李小龍便成了嘉禾的一員,跟鄒文懷共同改變了電影的歷史。

至於會不會像英美電影的潮流,帶來一部講述關於二人友誼的電影呢 ? 相信在不遠的日子,機會還是不大。到就先看看Queen 及 Don Shirley電影中的兄弟情…..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