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家家有個 《快樂終結》

 


 

 

在這個複雜的年代,作為反映現實的影視製作人,大概也遇到大挑戰。從前要拍出人們生活的崩亂,鏡頭前來點血腥與暴力,已夠感染力。試想想當年電視劇《Dynasty》中幾個女人在戲中打架便輕易成為當時熱話與經典,可想而知,那個年代的普羅大眾還是非常簡單。

 

來到這個現實新聞比電影故事更震撼的年頭,關於家庭暴力的新聞,用「光怪陸離,陳出不窮」形容也不為過。新聞報導在有限的篇幅下,就是把血腥暴力作為吸睛亮點,背後原因及分析,在媒體資源緊拙下,大新聞也只能出現好幾天,之後的跟進報導總是消失得無影無踪。結果,人們只看得見問題,而沒有給引導思考。反過來,要把一個問題凝視,層層推進找出問題原因,導演、編劇與演員,填補了這個空間。

 

 

 

 

 


 

兩屆金棕櫚獎得主奧地利「挑釁大師」米高漢尼卡(Michael Haneke)新作《快樂終結》(Happy End) ,冷眼拍出家庭問題。不需要高潮起伏,一家人齊齊整整吃個晚飯,一句冷言一個冷笑,便輕輕的把各人心事穿透出來。演員名單位位亮麗,由柏林、康城影帝尚路易杜迪昂(Jean-Louis Trintignant)及康城、威尼斯影后伊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主演,還有近年專演邊緣男子的法蘭茲羅戈斯基,餐桌台上的虛偽,背後的自我扭曲,人前人後兩個樣,大鬥演技

 

 

 

 


米高漢尼卡一貫冷靜犀利的風格,他拍片的重點不在娛樂,而是藉由電影與現實的衝撞,激發出真實撼人的片段,並且不作任何解答地讓觀眾自行感受。漢尼卡說︰「我不在意觀眾的期望,我覺得我的名譽不是太真確,因為我不自視為走黑暗風格的導演,我覺得我的作品是很寫實的,我只在意把作品變成社會的一面鏡子。」

 

 

 


 

這面鏡子近得令人看得不安。故事從一個法國北部的中產階級家庭出發,在歐洲難民潮導致大量難民湧入法國外圍城市時,這個家庭同時面臨了許多不同的意外,而家庭成員各自有自己的問題和駭人秘密。漢尼卡深入並從內瓦解這個變態家庭,諷刺富裕上流階級對俗世貧苦的視而不見,以及社交媒體令人麻木疏離的現象,是對現代社會最一針見血的控訴。

 

《快樂終結》既有漢尼卡過去一系列作品的影子,又以片首片末的手機直播、和夾雜於劇情之中的社交網絡等新型媒介,介入了電影的影像,成為傳遞信息的新工具。在碎片化、看似雜亂無章的敘事結構中,映射出一個歐洲中産階級家庭的暗湧與支離破碎,暗暗指向當下歐洲社會矛盾的隱藏危機。

 

 

 


 

「你根本不愛任何人。」戲中飾演Eve的小女孩一語道破戲中大搞婚外情的父親,也說出了這個家的癥結。

 

女孩Eve(芳婷哈莊 飾)一角絕對是神來之筆,也是漢尼卡近年作品中最耐人尋味的角色之一,小女孩嬌小可人,但人不可以貌相,她的心比任何人更冷。跟很多一出世就接觸網絡世界的新世代一樣,Eve是社交媒體孕肯出來的「新人類」,她更會以旁觀者的身分,用手機把她的病態家庭生常上載到網上。

 

 

 


 

片末一幕又是漢尼卡震撼人心之舉,一個人尋死的經過,成為了另一個人的網上日誌,看得令人如坐針氈,人性最黑暗的一面竟被簡化成網絡上一條直播短片而已。

 

「這是一場鬧劇,我想展現出第一世界國家的人是如何面對或逃避世界其他角落的問題。」漢尼卡說。因此,這位年屆75歲的導演,以這個女孩的角色作為最有力的喻指,對她來說,這個只掃門前雪的一家的存在意義,僅僅是她放上網給人觀看的沒養份的內容。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