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Please wait...

訂閱 CULTURE-ON


忘情森巴舞 Friendly Fires

文: Edgi  |2020.3.1

圖: Friendly Fires FB

 

“Inflorescent”是成長於九十年代、又熱愛八十年代音樂的孩子,用Mixtape錄下當時得令的音樂,長大後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做一遍,玩得興起時又扮點 George Michael 唱腔。

 

 


 

去年夏天不再是一般的夏天,錯過了追隨多年的樂隊的新輯也不知道。亂中還是有序,最近Home Office的日子,偶然翻起 《1984》 及其他的反烏托邦小說《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 ,令我想起 Friendly Fires發表於2011年的 “Pala”。(另見 :跳進烏托邦 Friendly Fires )  樂隊繼 “Pala”之後,一直嘗試其他個人Project,只有反反覆覆為FF發表零聲單曲,新專輯一直未有定案。終於在2019年八月發表了最新專輯 “Inflorescent”,感覺不太專業的自己急急追回來聽。

Friendly Fires 的聲音是很有季節性的。Friendly Fires的首張同名專輯是寒冬裡的綿細白雪, “Pala” 是嚴夏的迷幻汗水,這張新輯仍是一貫熱力綻放的FF舞曲。不過有樂評說這令人想起 Outside時期 的George Michael (笑) ,聽真點 Chill Chill地確實是吹起涼風的初秋與夏天之間。 新專輯風格依然是搖滾與電音舞曲的混合 ,加進了大量的森巴音樂讓Soundscape 無限放大,皆大歡喜,不會失望。

 

 

 

 


 

 

風格這回事,是慶幸它的存在,還是害怕被定型而終被嫌棄的一天?Friendly Fires長達八年的休息期,也由於這種疑惑而起。

就像The Strokes這些帶偶像氣質的輕快搖滾隊目,形象曲風鮮明,即使樂隊想有新聲音,左試右試,糾結了好一陣子還是把樂迷最喜歡的聲音再做出來。其實不用介意,像Mariah Carey 高音與深溝,Boy George 就是雷鬼與高帽,是一個大家接受的形象,何必介意? (可能有更好多的比喻吧,我想說的是,風格本身就是一個型來的) 當然樂隊作為創作人,的確有為著創新而帶來的壓力,不過硬要為跳出框框而去跳出又是否一種自我限制呢?


從 2011年叫好又叫座的 “Pala” ,斷斷續續發表單曲,各成員各有各發展其他風格的音樂單位 ,相隔八年終於推出新輯 “Inflorescent”。 “Pala” 一出時,主唱 Ed Macfarlane已表明對樂隊前途感到疑惑,也因此停頓了一段時間。疑惑的是,不是銷量不好,或不受歡迎,而是自我重複後被嫌棄,成為用完即棄的偶像樂隊。八年前也給樂隊做過電郵訪問,當期時問道關於他們的Indie Dance取向,Ed的回答是如何避重就輕,明顯不想被定型。

在樂隊暫休期間也顯然唯有在Side Project尋找新方向,免得FF一貫青春愉快一旦改變令樂迷失望。

別忘記他們一出道也不是曲高和寡的另類樂隊,首張專輯首首輕快情歌,潮流偶像的定位早已形成  (即使跟The Strokes一樣也到了成家的年紀) ,要改變不是容易的事。最重要還是樂迷聽得開心,唱片公司老闆放心。不過其實樂隊的自我尷尬還是多餘,新輯回歸還是正面回應。

 


 

 


 

反正太陽之下無新事,又或者,樂隊也可以像DJ 一樣,把身邊音樂取材成為自己的一部分再演化。就像House Music,從九十年代發展到現在仍然不會消失。本身就注入了House風格的FF,也就可以像DJ一樣,在搖滾舞曲的板塊上取材,加加減減再創新曲風,具備自己的基本型態而不受拘泥。何況FF本身是很舞池化的樂隊,Ed每次演出都會走向台下跟樂迷一起跳,也想更多人跟他一起跳,這本就是DJ的角色吧。

上回是烏托邦小島 “Pala”,這次新輯取名花序 “Inflorescent”,一樣有山有水,鳥語花香。有趣的是,這跟樂隊家鄉濕悶的雨季一樣,唯有用音樂徹底改變氣氛與心情,難怪FF的音樂總是能清洗負能量。八年前 “Pala” 的爽勁太令人難忘,幸好 “Inflorescent” 難得的是成熟圓渾了的聲音,既沒有重覆,也沒有比下去。“Inflorescent”好比是成長於九十年代、又熱愛八十年代音樂的孩子,當年用Mixtape錄下當時得令的音樂,長大後用自己的方式重新做一遍,玩得興起時又扮了點George Michael 唱腔。專輯以科學的名字 “Inflorescent” (花序)為名也有點意思,大自然的花海中演變和進化,專輯也好像在把七十、八十、九十年代的音樂重新一次排序。歌曲內容也是柳暗花明,桃花處處,“Inflorescent”就是好一個FF的迷離花海。

 

 

 


除了一貫的八十年代電音與九十年代的House與Techno,還有七十年代巴西音樂、 Funk、 Disco 。<Offline> (歌曲談及關於戒除上網) 、<Silhouettes>固然是七十年代的Funk與森巴,<Sleeptalking> 竟然是陣陣R&B 的影子! < Kiss and Rewind> 真的用上George Michael 的唱腔,甜甜的流行歌簡直Wham 上身。<Cry Wolf> 也是Wham 的失落情歌,再來個Kraftwerk Remix就是了,下次會不會來一首 <Careless Whisper >? <Heaven Let Me In > 的MV就簡單說明了FF的音樂就是會令你這樣子。<Lack of Love>最為破格,肥肥的Bassline Techno加上純淨和唱,一曲4分鐘帶來多重變化,是Friendly Fires 日後可加多採用的方式。


現在Ed也直言自己已經懂得抽離,客觀的看自己、樂隊與樂迷。關於完美也想通了,做好並沒有終點,就只有不斷做才有更多。只要感覺對了,不完美也OK的。不論樂隊對自己的音樂如何定位,FF的樂觀逃避主義就肯定是了。FF忘情森巴舞,發洩你苦悶。

 

 

 

 

相關文章:

跳進烏托邦 Friendly Fire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Email